我们所经历的每个平凡的日常,
也许就是连续不断发生的奇迹。

【20160517更新】[刀剑乱舞][大太兄弟] ❀ 解开无形之缚 ❀ [part.3]

刀剑乱舞          #   太次      大太兄弟   #          注意避雷

相当ooc,逻辑不顺,条理不清,文笔糟糕。凑琉芒审神者出现注意。

本篇无肉且可能会比较无聊…说得好像其他几篇不无聊一样……自我满足产物。


如果都能接受的话……也请最好不要看((.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6.

       “索敌开始!鱼鳞阵——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一大早,刀剑男士们初战告捷,接下来就要朝敌人大本营进发,连续进攻的大家短暂的休息了一会,审神者趁机拉着太郎到一旁的树荫下咬起耳朵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太郎,你最近和次郎有些不对劲吧?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主上,一切如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少骗我了,不过这是你们俩的事,不要影响最后的作战哦。次郎这两天总觉得他亢奋过头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是,劳主上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说着好啦打起精神冲啊的审神者妄图拍拍太郎的肩膀,却只能在他的手臂上碰了碰。

       望着审神者的背影,太郎叹出一口气,理了理衣襟准备回到队伍,前方的审神者突然转过头对太郎咧嘴一笑:“既然都再次存于这世上了,多为自己活一点不是也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语罢,审神者笑嘻嘻地喊着:“宝贝们,去干他一大票!!”

       “来吧——!!”“放手大干一场!!”“战斗啊!”“咔咔咔,全力以赴!”“无论如何都不能避免吗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却是要一挫队伍锐气般,天空偏就飘起了细雨,头顶乌压压一片。“啊啊,妆都要花掉了,速战速决!”

       正当次郎带领大家欲往前行时,从云中劈下一道闪电,随后而来“轰隆”一声,敌人迎着灰尘荡起的漩涡幽幽现身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好,是检非违使!大家,鹤翼阵!投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末音未出,对面的枪兵划过一痕紫光,带走了次郎肩头的血肉,若不是小云雀及时后退一步,敌人的枪头上现在就不止衣物碎片了。

       次郎!!

       敌人身手太快,太郎只来得及心中惊呼,手中大太举过头顶,驾着望月横扫一击,对方一名打刀当场破碎。山伏、江雪也在清光与安定之后向着敌人挥舞刀剑。

 

      “啊啊,搞得人家酒都醒了……这笔账我可记下了。”许久不言语的次郎将带血的嘴角商羊,散发出战意,那是——属于战场的灵魂。

       次郎将上半身褴褛的衣物挂在腰间,双手举起那把尺寸惊人的大太刀,如暴风雨般卷向敌人。草木、泥土的味道,豆大颗雨滴的味道,钢铁混杂着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惨烈的一战,刀剑男士们互相搀扶着,看得审神者在一旁心疼的不行,好歹是胜利了,虽各自负伤,一路上气氛也算轻快。太郎与审神者共乘一骑,靠到次郎身旁,询问着次郎的伤势。次郎微微地喘着,脸上挂着笑容,之前的活泼去了大半。太郎憋了一阵,挤出一句“还能坚持吗?”次郎有些僵住,埋下脸来,想用手遮挡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,却根本抬不起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“还能行,你们先走,我歇会,很快就赶上来。”略显沙哑的声音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审神者双手紧握住次郎的手掌,眼神严肃,字字铿锵地赞赏这位战士,“辛苦了!”

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次郎的脸庞显露出倦怠。


       六刀一神?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走着,说说笑笑,以至于次郎从小云雀的悲伤摇摇坠落都无人发觉。



7.

       厚㭴山脚,万屋。

       “真会做生意啊,没想到这种地方会有家万屋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果然有些挤……主上,不知可以买上一坛酒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酒?噢噢,当然可以了!要是平时次郎早就边喊边抱起最贵的一坛要我结账了。今天真是辛苦他了,让我好好犒劳他一下!来,次郎,你看看要哪坛?随便……次郎?”

       “次郎?次郎……?次……”审神者慌了神,踉跄着冲进雨林,点数着马匹的数量,“小云雀……小云雀不见了,次郎,次郎,次郎!!”

       因刚结束战斗,太郎的脸上还带着热度,他正一坛坛地从货架上挑选着要赠与次郎的酒品,听见外头的动静跟出去瞧了瞧,只见审神者脸上划过无数雨水,周身被打湿,狼狈地企图骑上花柑子。太郎见状忙将审神者抱了下来领进店口,伏下身用衣物擦着审神者湿漉漉的头发,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见了,不见了,太郎,次郎他没跟上来,小云雀也没在,怎么办,怎么办……”哽咽声,审神者红了鼻头发着抖。

       太郎弯下的腰板立刻弹起,踩着天边的闷雷,牵过望月一跃而上,扬起缰绳就往来处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太郎!”审神者追出门外,“一定,一定要把次郎带回来啊……!!还有……也想想我之前说过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打颤的声音传入太郎耳中,他回头看着雾中小小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驭马闯入雨中,身后的小屋越发模糊,直至彻底消失在雾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次郎!次郎!”

        太郎原路返回,沿途中四下探视,生怕遗漏了哪处。雨越下越大,如瓢泼倾盆,雾也越起越浓。“可恶,到底是无法分辨方位了吗?”连太郎也被困住。此时,白雾中现出一个移动的黑影,渐渐缩短了距离,等到看清,竟是小云雀。太郎立马明白过来,跟着小云雀飞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雨中夹杂的声响愈加清晰,一股浓稠的腥味扑鼻而来。“嗒嗒嗒嗒嗒……”那是雨滴击打在刀刃上的声音。太郎从马背上跨下,一步一步接近那金属的回响。

       雾渐渐散开些许,出现在太郎视线中的,是猩红的土地上掉落着无数刀剑的碎片。短刀,打刀,生锈,破坏,拦腰折断的枪支,半截的太刀,只剩刀身斜插进泥土的大太……次郎就躺在这片残骸之中。

      任凭雨水渗进他的发丝,浸染他的衣物。对于刀剑来说,仿佛“尸堆中的睡美人”。他就这么静静地待在那里,好像快要与其融为一体。


       一片寂静。风刮过金属刺拉拉的发响,太郎踏过碎片,径直走向次郎,弯腰,横抱,耳廓贴在次郎胸口听了好一会,背着他骑上望月,让他紧贴自己,将他的手死死扣在自己腰间。驾马离去。







作者随便说说:

       没想到还是没写完……和part2又差了两个月,所以……风格就那么回事吧……下一篇应该能完吧……嗯……下一篇应该就是打炮打炮和打炮了,可能会有点互攻……因为我很喜……趁现在跑还来得及(。

       感谢看到这里的你!!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1 )

© 长歌当哭❀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